蒲腔声声思故人——忆蒲剧音乐家高中秋

引自《运城日报》

 蒲腔声声思故人——忆蒲剧音乐家高中秋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每当说到蒲剧,或是接触蒲剧界的人士,我便由不得想起已逝去数年的高中秋同志——一位为蒲剧音乐改革创新出过大力、作过显著贡献的人。

   1984年1月,我被原运城地委任命到行署文化局主持全面工作。文化工作内容繁杂担子重,其中以“戏剧”为最。那个年代的戏班子,不仅要供全区民众欣赏、娱乐,出外表演还代表着我区的一个“牌面”。当时相邻的临汾地区蒲剧团,已有三名演员获得了中国戏剧表演“梅花奖”,而我区却是“空白”。其时,有名气的老艺术家们不是已经离开了舞台,就是打算告别舞台,年轻的娃娃们还都太嫩——真真是青黄不接。

      在上级领导的大力支持下,我开始从“基础”抓起,集中优势“兵力”,希望可以提高演出质量。我们陆续从全区范围内调集有较高水平的编剧、导演、演员、器乐、舞美等各方面人员近20名,并优化服装、道具、灯光设施,继而依据主要演员的表演特质,有针对性地选定演出剧目。

    然而,做到了这些就能提高演出质量吗?我心有疑虑。我经历过蒲剧惨淡的时期。上世纪50年代后期,我还在太原上大学。一天,听说一个有名的蒲剧团要来学校演出,我兴高采烈地向同班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友们推荐,“晋南的蒲剧要来了,那是我的乡音啊!”当天我“动员”了许多人到台下观看蒲剧演出,岂料表演开始没多久,便有同学陆续起身离去。次日有人遗憾地告诉我说:“你们这蒲剧,乐器响得震耳朵,唱腔扯着嗓门吼,像吵架一样,我真受不了那个刺激……”我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 在这之后,我陆续看过京剧、豫剧、秦腔、晋剧、评剧、黄梅戏等等,其中不少剧种或许不如蒲剧的年代久远,但其受众面却比蒲剧大,甚至在全国广受欢迎。究其原因,我想关键还是唱腔。

     要提高蒲剧的影响力,必须在唱腔和音乐伴奏方面大胆改革。早前的演员唱腔,皆是老艺人向徒弟们口口相传沿袭下来的。伴奏的音乐也是多年的曲牌,即便重新谱曲,也难以冲破原始的腔调。为了适应新时代的精神,满足观众欣赏的新要求,我们决定在蒲剧“姓蒲”的基调特征不变的前提下,博采、融汇姊妹戏曲之长,以利我蒲剧发展。

   负责音乐设计的高中秋同志,已在剧团工作多年,他以著名蒲剧音乐家康希圣等先生为师,勤奋好学,刻苦钻研,在实践中拥有了丰富的音乐知识,已在不少剧目的音乐设计中展露才华。他完全赞成对蒲剧音乐进行重大改革的决定,并立即着手,根据剧情为选定剧目中的唱词逐句谱写曲调。

     这是一项非常细致、辛苦的工作,要将每一出戏中各种人物的句句唱词都谱成新曲调,并教会演员演唱,谈何容易!高中秋同志夜以继日、废寝忘食、绞尽脑汁地操劳着,经常就新曲调征求专家和戏迷的意见,若需要改进,当下即作调整。

      经过高中秋及文化界同仁的共同努力,地区蒲剧团精心打造的《苏三起解》《柜中缘》《表花》《黄鹤楼》《战冀州》五个折子戏,都参加了山西省戏剧调演。1986年4月8日那晚,地区蒲剧团在太原专场演出,观众掌声不断,演员几次都谢不了幕。各地市在台下观看的文化界朋友们纷纷赞扬,“运城的蒲剧比以前好听多了!”在这次调演中,我们共获得了编剧、导演、表演、音乐、舞美等各项奖金牌、银牌23枚。

     之后的这些年,在运城成长起来的蒲剧新秀陆续获得了中国戏剧“梅花奖”,声名鹊起。其中不少剧目的音乐、唱腔设计,也是由高中秋同志完成。他们的舞台表演受到广大观众欢迎,那一声声悦耳动听的唱腔中,同样也凝聚着高中秋同志多少心血啊!

      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小编精选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